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经济调研 >> 内容

辽宁鞍山:八十余农民工遭欠薪有家难回

时间:2015-12-29 21:01:30 点击: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
  核心提示:记者 李漠“我的家在千里之外的黑龙江五大连池,73岁的老妈得了脑出血无钱治疗,可就是要不回来被拖欠的工资,我干着急但没钱回家,我想我妈啊!”向记者哭诉的残疾人刘臣只是被拖欠工资的80余农民工中的一个,...
记者  李漠
 
         “我的家在千里之外的黑龙江五大连池,73岁的老妈得了脑出血无钱治疗,可就是要不回来被拖欠的工资,我干着急但没钱回家,我想我妈啊!”向记者哭诉的 残疾人刘臣只是被拖欠工资的80余农民工中的一个,被欠薪让他们有家难回。他们中至今仍有20来人因为没钱有家回不去,被困工地两个月,两顿稀粥是每天的 主食,菜就是白水煮白菜萝卜,没有暖气、火炉的板房是栖身之所,而当地最低的温度已经降到了零下15度,但他们至今还不知道哪一天才能拿到血汗钱踏上回家 的路。
 
        “如果有农民工工资保证金,早发给他们了!”鞍山市千山区劳动监察执法大队长滕涛说:“我也想收,但收不上来!”
 
        成片的连体别墅与板房中饥寒交迫的农民工
 
        汽车从沈阳市出发,行驶了将近两个小时,于2015年12月27日上午10时许,来到了位于鞍山市千山区甘泉镇、由辽宁鞍山华源(置业)有限公司开发的宝石公园联体别墅区工地。
 
        十几栋主体工程已经完工的联体别墅,展现在记者的眼前。沿着别墅区右侧的一条小路爬山而上,记者来到了寒风中的3栋板房前。
 
        “工人们就住在这里!”向导手指板房说。
 
        就近选了一栋板房,敲了两下门,记者推门而入。
 
        在与室外温度几乎相同且有些阴暗的大厅,记者没有看见农民工,努力巡视,才看见在床上蜷缩着两名捂着被子的人。
 
        走近右侧眼睛有残疾的那位,他告诉记者他叫刘臣,家住黑龙江五大连池。“我妈生病没钱治疗,我特着急就是没钱回家,我想我妈啊!”说到这儿,他已经泪流满面。
 

苦等工资的残疾人刘臣
 
        来自朝阳市喀左县水泉乡的张树发,与刘臣的处境有些相似。“我辛辛苦苦干了将近2个月,可开发商就是拖欠我工资8000元不给,我们的腿都快跑断了,就是 要不回来钱。前阵子得知我老伴儿的腰有病了,瘫在炕上动弹不了,我急得4天水米未进,可我就是没钱回家。现在,我的手机已经欠费多日,家里啥情况根本不知 道!”说到这儿,张树发已经泣不成声。
 

被困工地的张树发等人
 
        “我们已经被困在这里两个月了,现在可以说是濒临绝路,要不回来钱,就回不去家,可天一天比一天冷,我们缺吃少喝,每天喝两次粥,再吃点儿清水煮白菜煮萝卜等,没有油,更没有肉!”工长姜炳新把记者领到了食堂,手指锅寒瓢冷的食堂说。

       黄福宝走到食堂的一个角落,捡起几个大罗卜和一个南瓜告诉记者:“这就是我们最后的一点儿蔬菜!”
 
黄福宝告诉记者,这就是他们最后仅存的一点蔬菜
 
        要不回来的血汗钱 
 
        “这次共有木工组、钢筋组、混凝土组、瓦工组等班组的80多人被拖欠工资,总数为84.6万余元。我们从8月18日来到宝石公园一期工地,开始施工,累死 累活,足足干了两个多月,却得不到应有的报酬!我们十几次找千山区劳动监察大队、多次找区政府,还是被踢皮球!”姜炳新的语调越来越高。
 
        “拖欠我们工资的数额,不存在任何争议!”姜炳新手指《拖欠工资明细表》对记者说:“大包工头刘怀家签字认可了!”
 

姜炳新向记者展示由大包工头签字认可的《拖欠农民工工资明细表》
 
        木工组长孙方奎把记者领到了他们建设的别墅基座前对记者说:“我们十几次找千山区劳动监察执法大队大队长滕涛,都没有结果。”
 
孙方奎在工地向记者介绍情况
 
        “12月10日,劳动监察大队召集华源公司、项目建设单位承包人及工人代表,开了协调会。刘怀家说10天给钱。结果他食言了!我们找到滕涛队长,他说他们 劳动监察大队没有办法了。我们只好找市政府讨说法,派出所把我们接走了,他们让我们等,等到今天已经5天,还是没有消息!”姜炳新称:“照这样下去,啥时 候是个头呢?!” 
 
        “开发商让大包工头拿出工程评估报告再给钱,三四天就能评估出来,但大包工头到现在也没有评估出来!” 农民工王桂龙称。
 

12月10日,在协调会上约定的协议书
 
        “我曾经问过千山区信访局的人,为什么不动用农民工工资保证金解决我们的问题,他说没有!怎么可能没有呢?!不交这个保证金,就不可以开工啊?!”姜炳新告诉记者。
 
        “我们咨询律师得知,在施工前,开发商或施工单位就该按照施工计划,将部分工程款作为保证金交纳到相关部门,一旦开发商或施工单位有意拖欠农民工工资,政 府部门就会动用工资保证金,支付农民工工资。于是,我们就去找劳动监察大队的人,问为什么不用农民工工资保证金支付大家的工资,不知什么原因,他们就是沉 默不语!”王桂龙对记者说。
  
       执法大队长:没有保证金,我想收也收不上来
 
        宝石公园项目究竟有没有农民工工资保证金?如果有,为什么不以此保障农民工的合法权益?如果没有,宝石公园一期项目是怎么开工的?是谁允许开的工?当地的 执法部门,是怎么监管的?带着问题,记者隐在姜炳新、王桂龙等人的身后,于12月28日上午9点20分许,来到千山区劳动监察大队,找到了大队长滕涛。以 下是姜炳新、王贵龙与滕涛的对话。
.
        王桂龙:我找律师问了,可以启动农民工工资保证金。

       滕涛:没有。

       王桂龙:没有?

       滕涛:没有。

       王桂龙:他们没交?

       滕涛:没有。要不然早给你们了,根本没有农民工工资保证金。为什么没收上来,我不跟你们说,我也着急,我也想收,但我收不上来。
 
        姜炳新:正常来说,不交这个钱是不是不让开工?

       滕涛:对呀,你说的对。
 
        王桂龙:那为什么不抓他呀?公安那边还是不接(卷宗)?

       滕涛:我转了4次了。

       王桂龙:公安那边还是不接?

       滕涛:我现在什么招都没有了。协调不了,如果证据确凿,咱向公安部门转,我认为,证据是确凿的,工资表刘怀家都签字了。

       说到“执行难”,滕涛显然有些激动:走不下去啊,也不知道有些人是干什么吃的。
 
        记者亮明身份后,出示了记者证,开始采访滕涛大队长。
 
        记者:农民工反映的被拖欠工资的情况是否属实?

       滕涛:属实。农民工工资被拖欠,是全国性的顽疾。
 
        记者: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如果收了,这个问题解决起来是不是就容易了呢?
 
       滕涛:章程是有的,但操作起来,有一些没法操作。
 
        长叹一声后,滕涛说:“我能理解农民工,他们太不容易了!”
 
        目前,很多省份都已下发文件,对建设领域欠薪处理不力、处理责任不落实等说“不!”,但此顽疾依然顽固,好在多地政府都在努力解决,全国总工会也将与公 安、人力社保等8个部委组成多个检查组,在全国范围内对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情况进行专项检查,这无疑都是这80余农民工工资被拖欠问题得以解决的福音。
 
        记者将对这80余农民工欠薪问题,保持关注。
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网站首页 - 关于我们 - 刊登广告 - 合作加盟 - 投诉建议 - 联系我们
  • 调研中国网(www.pccmnet.com) ©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业务邮箱:service@35tv.com.cn,QQ:1043148871 蜀ICP备12000710号-1
  • 新闻联盟成员